您当前的位置:理论政策

资源县的转型之路(三十二谈之渑池篇)

发布时间:2012-10-25 10:31:35
   上世纪九十年代,渑池是出了名的国家级贫困县。穷急了,渑池人开始向上向下看,这一看不打紧,满山有矿到处有煤,看得是心花怒放。 
   一时间,小煤矿、小铝矿、各种石料场遍地开花,紧接着上了水泥厂、火电厂、玻璃厂、氧化铝厂,资源工业迅速壮大。 
   20年时间,工业规模扩张了92倍,财政收入增长了40倍,渑池一举跃居全省综合实力排序第12位。这20年,渑池吃的是资源饭,发的是资源财,走的是依赖资源一条路。 
   然而,伴随着过度开采和粗放发展,单纯依赖资源的负效应逐步显现,持续发展面临着诸多困局。 
   生态环境之困。村村点火,处处冒烟,带来了环境污染、生态恶化的苦果。一位老干部说渑池这20年是:“挖了一批洞,揭了一片山,冒了一股烟,留了一堆灰。”
   产业畸重之困。资源工业一枝独大,但金融危机一来,转瞬间便风光不再,陷入了“市场好时顾不上转型,市场差时顾不了转型”的困境。 
   民生改善之困。渑池经济实力虽然高居全省第12位,但时至今日,仍有1万余户4万余人尚未脱贫。 
   惯性思维之困。长期以来,资源开采门槛过低,资源红利唾手可得,使一些干部形成了资源依赖的惯性思维和发展理念。 
   困局如何解? 
   我们认真反思。十余年来,我们沿袭的是有水快流的理念,走的是急功近利的路子,选择的是单纯依赖资源的发展路径。 
   对照科学发展的要求,成长的烦恼,难题的困扰,从根源上讲是发展被资源主宰,思想被资源禁锢,思路被资源挟制。如果思路再不转变,资源将难以为继,环境将难以容纳,发展将难以持续,渑池上演的将是资源枯竭、发展停滞的悲剧。 
   渑池决不能再走依赖资源、粗放发展、以牺牲生态和环境为代价的老路子。
新路在哪里?我们在苦苦思索中,在一次次考察、一次次讨论中形成了共识:只有走“两不三新”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路子,才能依托资源优势求提升,跳出资源困境拓空间,摆脱资源依赖育支柱。 
   走好这条路子,观念理念必须转,发展方式必须转,我们要在转中解难,在转中固本,在转中持续,在转中提升。 
   资源工业是我们的一大优势,决不能不讲持续简单放弃。走新型工业化道路,必须首先在传统资源工业的转型升级上做文章,在固本强基提升资源工业优势上下工夫。 
   河南是全国最大的铝工业基地,近年来困境不断加剧。渑池是全省最大的氧化铝生产县,怎样在转中重塑优势,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。 
   在产业转型中实现提升。 
   去年,我们新上了8个非铝产业项目,由冶金级的氧化铝提升至化工级。这一转,转出了效益,转活了产业,转出了一条新路子。 
   在节本增效中提升。 
   氧化铝价格一跌再跌,我们千方百计节能降耗,建成了废水、废气、余热三个循环系统,一年节水800万吨,节能18万吨标准煤,以低成本闯过了市场的激流险滩。 
   在集约利用资源中提升。 
   资源不可再生。渑池引进新技术,采用新工艺,把可利用铝矾土的铝硅比由6以上降到了3.5以上,相当于使现有的铝矿石储量增加了近一倍。 
   在拉长链条中提升。 
   如今,渑池立足高科技、可循环,加快实施资源工业高端化,着力打造普通玻璃—超白玻璃—导电玻璃—电容玻璃等五大产业链。
眼下这几大链条有短有断,重点是延链、补链。我们着力以服务补,在项目补,以招商补。 
   栽下梧桐树,才能引来金凤凰。这几年我们搞行风评议、抓效能提升,痛下决心治理“庸、懒、散、软”,服务优了,环境好了,客商满意了,项目进来了。进驻渑池的河南煤化、东方希望等企业鼓足了劲把链条向长处拉,把产业往大处做;华能热电厂、华德铝型材、中国非金属集团齐聚渑池,在资源工业链条的高端各找位置、合作共赢。 
   吃着祖宗饭,更要修好子孙路。以后的路怎么走? 
   跳出资源困境拓空间,加工制造业异军突起。 
   一个占地400亩的家电工业园破土动工了,200万台冰箱、200万台洗衣机、龙鼎数码节电器等5个家电项目扎堆建设。群众既高兴又感叹:现在家电项目居然跑到了家门口,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。 
   发掘无形资源,做好有形资源、无形资源两篇大文章。 
   渑池是仰韶文化发祥地,我们却长期守着宝藏熟视无睹。以转促转,眼界宽了,思路变了。今年6月,我们走进伦敦、巴黎,举办仰韶文化欧洲行活动。最近,又与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签约建设仰韶文化研究中心,共建仰韶文化博物馆,努力把渑池建成全国一流的仰韶文化研究、展示中心和实验考古基地,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旅游、参观。 
   尘封千年的北方峡谷奇观——黄河丹霞是我们重点开发的旅游资源。渑池县的大转型带动了投资者的“小转型”,山西人陆朝军把挖煤赚的2亿多元全部投到了景区。 
   跳出资源困境,以高新技术产业规模化抢占资源突围的制高点,培育持续发展的新支柱。 
   高科技做成大产业。从氧化铝生产的废液中提取金属镓,一公斤能卖到2000元。下一步拉长产业链,附加值将成百倍增长,形成上百亿的大产业。 
   由单纯依赖资源转向走新型工业化道路,实现了产业集聚,带动了就业转移。如今的渑池,铝工业、家电制造、光伏产业、煤化工四个园区已具雏形,带动3万多农民就地转化为产业工人,带动1万多农民从事运输、餐饮服务业。农民挣脱了土地,跳出了农业,人减少地不减少,农业产业化进程加快了。 
   工业聚集,人口集中,新型城镇化条件具备了。我们依托铝工业聚集区发展,就近规划建设1个商贸聚集区2个新型农民住宅社区,使周边10个村1万多名群众告别了农村,住进了社区,拆旧宅又置换出工业用地1500亩,为工业发展腾出了空间。 
   曾吃过环境亏的渑池,如今小火电、小煤矿全部取缔,八大生态工程建设如火如荼,城区空气二级以上天数由220天增加到310天。 
   发展中遭遇的诸多困局,逼着我们预在长远,谋在深处,走一条依托而不依赖资源的新路子。我们坚信,在这条路的前方,必将是一个资源为基、多元发展的新渑池,一个资源优势彰显、路子更宽的新渑池,一个“三化”协调、充满活力的新渑池。
(作者系中共三门峡市委常委、渑池县委书记薛蒙林)

■ 何平感言 
   资源是财富,但也可能是“包袱”,得失之间,关键在于思想观念的转变:
渑池县过去依赖资源,经济快速增长了,却面临着过度开采和粗放发展带来的诸多困局;现在依托资源,毅然推进产业转型升级,从而实现了又好又快发展。 
   没有资源发愁,有了资源用不好也发愁。渑池走过的路,突出体现了我省很多地方曾经面临的困局。庆幸的是,渑池人一分为二看资源,做好有形资源、无形资源两篇大文章,拉长产业链、增加附加值,走新型工业化道路,从而摆脱了“资源诅咒”,实现了新的崛起。 
   保持清醒忧患,积极谋划作为,资源型城市遭遇的难题和破解的路径,在渑池得到了生动的体现。我省是资源大省,但人均资源却又相对贫乏。要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,就必须依托而不依赖资源,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和低碳经济,让资源得到充分利用,将优势发挥到最大,步入可持续发展的新天地。